多一些关爱,多几分幸运

查看: 892|回复: 0
linzexin

发表于 2019-04-04 10: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突然有一天,就能说一些动物名字了,比如狗啊、大象啊,当时我忍不住眼泪都出来了。”提起春节后儿子突然开口说话的情形,连爽爽至今仍特别激动。
  连爽爽的儿子刚满4岁,去年9月被确诊为自闭症。由于老家宁夏石嘴山市平罗县没有专业康复机构,于是她便选择了首府银川市一家私立自闭症康复机构,每天奔波五六十公里陪护孩子训练。
  “远点、贵点、累点,都没关系,只要能让孩子情况有改善。”连爽爽说,为了让孩子得到最大程度的康复,她还在标准课程之外为孩子增加了特训课。
  自闭症又叫孤独症,随着人们对自闭症的认识和关注度日渐提高,康复意识和理念也在逐步增强。银川爱心园孤独症儿童康复训练中心负责人陆菊梅说,建园十年来,康复儿童从2个逐渐增加到45个,而且自闭症的发现、确诊年龄也越来越早,园里目前最小的孩子只有1岁8个月。
  近些年,中央和地方惠及残疾人的多项政策为自闭症人群尤其是自闭症儿童康复救助提供了较大扶持,例如国家将0至6岁贫困家庭残疾儿童纳入康复救助对象,在此基础上,宁夏不仅将救助标准由每人1.2万元提高到2万元,还取消了家庭经济贫困限制。
  走出康复机构,也有一些康复效果好、障碍程度轻的孩子踏入课堂。20岁的康康去年刚从职高毕业,虽然暂时还没找到适合的工作,但他可以在家独立做一些喜欢的事情了,比如画画、吹葫芦丝等。
  康康的母亲告诉记者,康康很幸运,北京市海淀区的小学和中学,都没有拒绝他。
  “来自这两所学校校长、老师以及家长的关爱和支持,让康康在学校融合得非常好,他们没有怕康康影响班级成绩,反而乐意去接纳他,并给予各种帮助和鼓励,这样才让他顺利地从小学过渡到初中,再到职高。”

回复

收藏 举报

分享到: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普宁网络微信

报料获奖公告